我的得意之作

来源: 更新时间:2015-03-31 字号:    

  去盾构食堂验菜,听到厨师说今天晚上盾构队的夜宵吃包子,顿时来了兴趣,跟厨师说好晚上我去帮忙,顺便学习一下怎么做包子。

  我记得很小很小的时候,老家是有自己做包子的习俗,印象中有一次看奶奶做过,那时候太小,整个制作过程完全想不起来,但吃完之后说了一句“不好吃”还记忆犹新,大人们都笑不花钱的东西总是没有花钱的东西好。

  除开那一次,就再也没有见人自己在家动手做过包子,如果想吃,宁愿到早餐店买几个。

  所以晚上一到盾构食堂,我表现出来的热情立马逗笑了好几个厨师。

  我去之前他们已经和好了面,厨师把面放到蒸汽柜里说是饧一下面。幸好我曾经看过一个笑话,知道“饧面”的“饧”和“睡醒”的“醒”不一样,不然又会闹笑话。比较专业的解释是,和好面之后放在不通风的地方静置一会儿,目的是为了使蒸出的面食口感更松软。

  洗好了手看着厨师不紧不慢的拌肉馅儿,一点儿都不在乎我迫不及待的心情,真想拉开柜子问问面团“醒了”没有。

  拌好了馅儿就可以开始准备包包子啦,厨师把大的面团均匀的分成几小份,然后拿起一小团面放在砧板上用手揉成一长条圆柱状的面条,紧接着用刀把长的圆柱面条切成小的圆柱体,直径五厘米,高度两厘米,一个个小圆柱立在砧板上,像极了T台秀更衣室里那些整装待发的模特,等待着化妆师对他们进行造型,今天我就是能工巧匠一般的化妆师了。

  我模仿着厨师的样子,轻轻地拿手掌根部转着圈儿的压小面团,直到出现一个圆圆的形状就停下。厨师说,包包子不像包饺子,面皮必须中间薄外圈厚,不然的话馅儿容易漏出来。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。

  他左手拿着压好的面皮,右手拿起勺麻利的舀了一勺馅儿,接着放在面皮中间,把勺放回原处,用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捏起一点面皮,左手拿着整个面皮底部慢慢转动,每转一下右手就捏起一点面皮往包子中心折一点,不到三十秒,一个小巧可爱的包子就成功出世啦。

  看着厨师轻而易举的做出一个包子,早就按耐不住的我更是跃跃欲试。我一把抢过他的勺子,模仿着他的样子舀出一勺馅儿。他说第一次包馅儿放少一点,不然容易破。我偏不信邪,一直强调为了不让吃的人觉得馅儿少所以不能听他的。结果可想而知,第一个包子就这么破了。

  然后我锲而不舍的拿起了第二个面皮,听了厨师的话舀了很少的馅儿,轻轻的放到面皮上,慢慢学他的动作转手,捏褶子,他一直在边上口述提醒,折腾了近一分钟才包好了整个包子。放眼望去,哪里看得出来是包子,分明就是一个有馅儿的形状不规则的面团。

  立马放下这个卖相不好的包子,转战第三个面皮。动手之前,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厨师说的诀窍和他示范时的动作,然后才小心翼翼的开始包,这次我包的更慢了,一步一步,非常谨慎,就在额头要开始冒汗的时候,总算是完成了第三个,厨师说,这个不错,有包子的样子了。

  我知道他是为了鼓励我,不打击我的积极性才这么说,虽然比之前有长进,但并不算合格的。

  就这么嘻嘻哈哈的,不到一会儿就包完了,他选了一个我包的最成功的包子做了个记号,说等会儿蒸好了给我吃。

  等了大约二十分钟,新鲜的热腾腾的包子就出炉了,一个个冒着白气,像是温泉里泡过澡一样。厨师眼尖手快的把我的作品拿出来,我捧着它怎么看都觉得真好看,所以舍不得吃,拍了好多照片留念。

  吃着自己动手完成的包子,好像是从来没有尝到过的美味,从小就被教育劳动最光荣,到这一刻才真的体会到其中的含义。现代社会越来越发达,每天的衣食住行被各类新鲜事物包围着,但恰恰是祖祖辈辈靠自己摸索出的传统工艺,反而是最朴实珍贵的,希望我们不会在灯红酒绿的钢筋混凝土里,忘掉了蓝天白云虫鸣鸟叫的记忆。(文/福州3标 陈艳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