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怜天下父母心

来源: 更新时间:2015-04-09 字号:    

      小学是在村里念的,回家的交通工具就是两只脚。也许是少不更事吧,小时候总是羡慕同学家里的楼房,觉得那才像个家,而自家的瓦房则完全没个家的样子。放学后,在同学家里玩到很晚,算是满足一下自己的虚荣心吧。直到母亲拖着疲惫的身躯、声音嘶哑的满村子喊我回家吃饭时,才知道错了。后来才明白:有爱的地方就有家。父母是那么的爱我,他们为这个家操碎了心,我还不让他们省心。纵然过去很多年,每每想起这事都觉得愧疚。

      初中是在镇上念的,回家的交通工具成了父亲花50元买的一辆旧二八自行车。接近6公里的路程,对于刚刚学会骑车的我,回家的路并不轻松,要是赶上雨雪天气,到家后浑身没有一处是干的。记忆中印象最深的是一次春天刚过,天气转暖,回家后便把厚毛衣换掉了,谁知到学校后气温骤降。下课后,邻居出现在校门口,手里拿着妈妈织的厚毛衣。原来邻居给他家孩子送衣服,顺道把我的也捎来。邻居说道:你妈妈下地干活时把脚崴了,让我给你捎过来。拿着毛衣,我不争气的哭了很久,妈妈永远都是最心疼自己孩子啊!有这么爱我的妈妈,还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念书呢?

      高中是在县城念的,回家的交通工具改为长途汽车。“穷人的孩子早当家”,五一放假回家,父亲在县城务工,母亲在村里砖窑上做工,自己则每天在家一边“饲养”老黄牛,一边给母亲做饭,那时候唯一的愿望是希望劳累一天的母亲回家后能吃上一口热饭。母亲回来晚了,自己还会埋怨几句。收拾好衣物准备去学校了,中途从来不回家的母亲突然出现在眼前,手里提着刚买的水饺。原来母亲记得我今天要返校,本应该亲手包饺子的,无奈……,母亲可能觉得亏欠了儿子吧。妈妈啊,您并没有亏欠儿子什么,是儿子我欠您太多了。有这么爱我的妈妈,我就有了一切。

      大学是在石家庄念的,回家的交通工具改为火车。还记得是父亲陪我去学校报到的,报到完毕后,送父亲去车站,父亲硬往手里塞了1000块钱,并没有多说什么。这1000块钱,犹如父亲沉甸甸的爱,我心里久久难以平静,眼泪止不住得往下流。不久从母亲那里得知,父亲那晚舍不得住旅馆,在站前广场凑乎了一宿,直到第二天早上才坐车回家。从此心里暗暗发誓:一定要把自己的第一份工资亲手交到父亲手中。大四回家过年,当我把5000元的奖学金递到父亲手中时,父亲同样没有说话。后来母亲告诉我,那5000元父亲一分没动,全存起来了。后悔现在才明白“父爱无言”这个道理,爸爸啊,您什么时候才能让您的儿子好好孝敬您呢?

      毕业后,分配到沈阳工作,回家的交通工具还是火车,只不过离家又远了。沈阳降下今冬的第一场雪,晚上给父亲打电话,关切的问候父亲的腰疼好点没?父亲笑呵呵的说道:好着咧,我这老胳膊老腿还挺好使的。母亲接过电话后悄悄地说:你爸已经在医院打点滴一个礼拜了。我心急如焚,带点埋怨的口气问道:怎么回事啊,好点没?母亲说道:你爸年轻时都是干力气的活,岁数大了,难免这里那里的有点毛病,现在已经好多了,你在外边照顾好自己,我跟你爸在家都还好。

      春节回家,把一年的工资亲手递到父亲手中,我明知父亲不会动用,但还是说:如果家里着急用钱的话,就拿着应应急吧。父亲马上说:我怎么可能花你的钱呢?我反驳道:你们在我身上花了那么多钱,这点钱根本不算什么。父亲语重心长地说道:你的人生大事一件都还没办,你这点工资够吗?我跟你妈现在还能动,随便在地里种点地,打打工,或多或少地能挣点,等我们躺到坑上动不了了,你不给我们都会向你要的。我没有再多说什么,也没必要再多说什么。父母对儿女的爱永远都是世间最真最深的。

      吾之生年,唯愿双亲身体康健,至于其他,不再奢求。(文/沈阳14标 赵金飞)